党建知识

  • 党员管理典型案例

    来源:  发表时间:2013-10-22 15:19:37  

    案例分析(一)
    搬迁离开居住地   组织关系应转移
     
    刘某,2005年入党。2008年,其因离开原单位,遂将组织关系转入居住地党组织。2010年,刘某在未向党组织汇报个人事项的情况下,搬出组织关系所在的居住地,而住房则由其父母继续居住,其后一直未主动与党组织取得联系。
    2011年3月,原居住地党支部拨通了刘某父母的电话,主动了解刘某不参加组织生活的原因。谁知,父亲还给儿子“打圆场”,声称刘某业已成婚且在外区买了新房。同时,党支部进一步向其父亲询问刘某现居住的地址和电话,父亲也是态度冷淡。对此,支部党员从尊重刘某父亲的角度出发,仍耐心沟通,请刘某父亲代为转告,要求刘某尽快参加组织生活。后刘某曾于5、6月间前来报到过,但仍以工作不定、路远为由不能正常参加组织生活。
    2011年9月,原居住地党支部安排2名同志作为结对帮扶人,叩开了刘某父亲的家门。2名同志通过向老人深入的解释、沟通,不仅传达了党员的纪律要求,更带来了党组织的真诚关心,使老人消除了顾虑。在取得刘某电话号码后,帮扶人直接与他进行了联系,这使长期未与组织联系的刘某甚感惊讶,帮扶人继而劝导他依照党章规定按时前来参加组织生活。
    10月,刘某按时前来参加组织生活。帮扶人为促使刘某重新纳入组织管理,进一步与其进行谈话谈心。在了解其实际工作、生活均已不在原住地时,帮扶人建议刘某将组织关系转到单位或现居住地党组织,这样既方便其参加组织生活又便于党组织管理。11月,刘某完成了组织关系转移手续,其工作单位所在地党组织的介绍信回执也于当月寄回。一名长期不参加组织生活的党员成功回归到党组织的怀抱。
     
    案例分析(二)
    照顾亲人暂离开   党的教育重回归
    步某,女,1975年入党,2003年退休后便将组织关系转入到居住地党组织。2010年,步某年迈的母亲因患重病无人照顾。63岁的步某决定从原住地搬出,与母亲同住,照顾其饮食起居。与此同时,党组织也曾多次联系步某,但她总是以“照顾老人”为由,未曾参加过组织生活。
    自2011年3月起,原居住地党支部反复与她电话联系,劝其能按时前来参加组织生活。经过沟通、教育,步某表示会安排好时间来参加,但在党支部开展组织生活的时候却又不见步某的身影。9月,党支部安排2名同志作为结对帮扶人,对步某开展工作。电话的那头,步某推三阻四、强调理由;当帮扶人提出上门面谈时,她也不愿告知居住地址。
    在前进受阻的情况下,帮扶人采取“迂回策略”,从步某邻居处了解到,其退休前曾在某区事业单位工作过,结对帮扶人立即向党组织作了汇报,由党组织与该单位取得联系,并获得了步某居住地址。
    随后,帮扶人便利用周末时间上门走访。组织的敲门声,不仅叩开了步某的房门,也叩开了步某的心门。在党组织的关心、教育下,步某态度终于转变,承诺将按时参加组织生活,并撰写了思想认识。
    从2012年11月起,步某已重新参加组织生活。由于步某今后仍要回原小区居住,现在和母亲只是暂住,因此步某向党组织申请,仍将关系保留在原党组织,今后会按时前来参加组织生活。居民区党组织对这位老党员的态度表示欢迎。同时,居民区党组织把检查党员参加组织生活情况作为了一项经常性工作,对支部党员起到了较好的督促作用。
     
    案例分析(三)
    回国后纪律涣散   取消预备党员资格
    林某,2002年1月入党。2002年8月,林某乃是一名预备党员;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将组织关系转入社区,并于当年在未向党组织报告并办理保留党籍手续的情况下,自行前往韩国留学。
    由于长时间未参加组织生活,社区党员服务中心联系后发现了林某已然出国的事实。经党组织批评教育,林某不得不委托家人到社区党员服务中心,补办了预备党员出国保留党籍手续。
    2007年,林某回国,虽也能前往党员服务中心办理恢复党籍手续,但当党组织就预备党员考察事项与他再次联系时,却被告知已出国旅游。在难以与林某直接联系的情况下,党组织多次与林某父亲沟通,明确告知:林某系预备党员,出国期间从未与党组织联系,还需经一段时间考察才能转为正式党员,更应按时参加党员组织生活,否则将影响转正。在组织的反复教育下,林某表示正忙于搬家,待新家安妥后会与组织联系。2008年,林某搬迁后离开原居住社区,却仍不见他与组织取得联系,甚至联系电话也处于“停机”状态。
    2011年9月,原居住地党组织通过公安派出所查找到了林某现居住地和手机号码,与他本人取得了联系。在党组织反复询问中,林某表示很清楚自己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多年,预备党员转正事项也已搁置多年;并不得不提出了“放弃预备党员资格”的请求。
    12月,林某组织关系所在党支部,根据林某作为一名预备党员多年脱离党组织管理,且经多次教育仍不改正的事实,提出取消他预备党员资格的初步处理意见,报上级党工委初审。其后,居民区党支部召开支部大会,与会党员就有关议题进行了讨论与票决,一致通过取消林某预备党员资格的决定,党章的严肃性得到了有力维护。
     
    案例分析(四)
    失信念申请退党  讲规范严肃处置
    李某,女,2003年入党。2008年,因暂未找到工作,李某便将组织关系转入居住地党组织,其后一直居家照顾孩子。从2010年9月起,李某从未参加组织生活;从2011年1月起从未缴纳党费。
    2011年3月、5月、6月,居民区党组织一直在与她联系,希望她能按时参加组织生活并补缴党费。而李某却不耐烦地声称,已于2010年9月将原住房出售。得知该情况后,党组织建议李某将组织关系转到现居住地,李表示将择日来办理有关手续,但却泥牛入海,杳无音讯。7月,党组织再次联系,要求她速来办理组织关系转移手续,但李某回应含混,甚至流露出“退党”的念头。
    对此,党组织高度重视,专门安排2名党员负责对李某开展帮扶,希望通过开展政治思想工作了解李某真实想法。但遗憾的是,李某表示当初入党时没有考虑成熟,执拗地要求退党。
    10月,党组织出于对党员负责的态度,由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和结对帮扶同志再次上门与李某谈话谈心。家访当天,李某父母在场旁听,总支书记向李某再次说明了“退党”后果,希望她慎重考虑。在李某一意退党的情况下,书记郑重要求李某以书面形式递交退党申请书。
    收到申请书后,社区党员服务中心正要启动处置程序,却又发现李某把退党理由含糊地写做“特殊原因”。为了把工作做实、做细,党员服务中心再次与李某联系,试图明确情况,但李某始终不愿细说。在召开党员大会前夕,居民区党组织仍然及时通知李某参加党的活动,确保了一名党员应有的权利。
    2011年12月15日,党员大会一致同意李某退党,提出对李某予以除名的意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