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广西社会科学院2017年公开招聘拟聘人员公示 今天是

学人观点

  • 【观点】薛辉: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

    来源:  发表时间:2018-05-14 11:39:52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同事们:

    大家上午好!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我很荣幸能有机会跟大家一起参加这个活动。谢谢刚才两位同事分享的书籍,让我深深地感受到我们广西社科院浓厚的阅读氛围和良好的学术环境。

    我的专业是中国近现代史,所以今天我要向大家推荐和分享的书籍跟历史有关,书名叫《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该书英文版于2012年面世,2017年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版,作者是美国学者弗洛伦斯·威廉姆斯。她是自由撰稿人,长期为《纽约时报》《纽约时报杂志》《国家地理》《户外杂志》《纽约图书评论》《奥普拉》等报刊撰稿。2007—2008年间,她成为科罗拉多大学环境新闻学中心的斯克里普斯研究员,开始了本书的写作。现为华盛顿大学人类与自然中心研究员与访问学者,关注环境、健康和科学等主题。

    这本书共分为十四章,从环境史视角出发,主要讲述的是乳房怎么由环境所磨练,渐至受环境所危害的故事。作者通过精心整理营养学、癌症治疗、心理学、人类学、医药新闻学,甚至结构工程的研究,以幽默的笔法把数据资料和个人史穿插安排,娓娓道来不偏不倚、振聋发聩的故事,可谓既有趣,又令人胆颤,从而为我们编制出一幅迷人图像。就时间上而言,“它讲述的是一段横跨亿万年的神奇历史”;就内容而言,“谈的是人体极其复杂的一部分”。正如封底推荐者所言:“本书是一段精彩有趣的旅程,探究了一个器官的演化、生物和文化层面,正是这个器官让我们被定义为哺乳动物!”

    作者简要陈述了之所以要写这本书的原因。“为什么我们应该更了解乳房?为什么我们应该在意?有几个理由。第一,身为个人,也基于自身的文化,人们热爱乳房,而且亏欠它们太多;第二,我们想保卫乳房,要做到这点,就必须了解它们如何运作,为何会发生功能障碍;第三,乳房比我们所认知到的更重要。乳房是人们健康变化的先兆。如果不孕的人更多,乳汁污染更严重,少女更早就开始青春期,妇女更晚来到更年期,那我们还能发挥作为一个物种的潜能吗?如今的乳房是否是人类衰落的先声?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能否让它们恢复以往的光辉,同时又不牺牲现代的自我?乳房承受着我们掌管这个星球时所犯错误的后果,我们应该读懂它们的警示。如果身为人类便意味着拥有乳房,那么拯救它们就是拯救我们自己。”正是遵循这一思路,作者向我们展开了她的“乳房叙事”。

    我之所以关注到这本书,主要是受专业兴趣的引导。我主要关注清代以来基层社会治理。环境史主要探讨的是人与自然在历史变迁过程中的互动关系,包括很多方面的内容,是了解和探讨社会治理成效得失的有力视角。所以,我在阅读环境史相关书籍的过程中接触到这本书。

    通读全书后的心得,我主要是从通过开展“身体环境史”深化中国当代环境史研究的角度思考。环境史研究兴起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80年代,有关美国环境史研究的成果被引入介绍到国内,但在当时并未引起足够重视。2000年以后,伴随国内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环境史研究开始进入学界的研究视野,经过学者们的悉心培育与艰辛耕耘,以中国学者为主体研究中国环境史,结合环境史理论方法开展国际对话,至今日趋繁荣。但是,在研究时段上,目前研究主要集中于先秦、秦汉、宋、明清、近代,而于魏晋南北朝、隋唐、蒙元时期以及现当代的环境史研究相对较少。因此,中国当代环境史研究大有可为。近年来,有关环境污染的社会热点事件屡见报端,甚至社会冲突偶有发生。从“人的身体”出发,遵循“身体史”和“环境史”的理论,从跨学科的交叉视野探讨环境治理,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有所裨益。这种视野或许是增强讲述中国故事话语权的可能路径之一。这本书的章节框架安排从环境史视角讲述了“乳房”的演化、生物和文化层面的丰富内涵,呈现了一幅生动的历史图景,为我们拓展中国当代环境史研究,尤其是开展身体环境史研究提供了极好的借鉴视角。

    作者在书中写道:“我们爱乳房,却没有认真对待,只一味地觉得难为情。但我们之所以被称为‘哺乳类动物’,正式因为乳房界定了我们。”通过今天的推荐和分享,我希望大家能更加客观地看待我们自己身处的环境,正如作者在书中最后的第十四章“乳房的未来”写道:“我们如今可以自由地谈论乳房,这意味着我们的盲点正在变小,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探索化工物质在污染我们的身体和乳房时,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在此,与大家共享书中的一个片段:

    正当我快乐地为二宝哺乳,享受所谓“母婴关系”的亲密之时,却突然读到一篇报道,彻底改变了我对乳房的看法。我读到科学家在陆地和海洋哺乳类动物的组织以及人类母乳中发现了工业化学物质。这让我身为人母的喜悦受到打击。报道中说,虽然乳房的角色倍受赞扬,但它们也是环境中各种入侵物质的汇聚之处。我的乳房让我联结的不只是我的子女,而且也让我(因此也让我的子女)联结到我周遭的生态系统。母乳喂养成了把我们社会的工业废料转移到下一代的高效率方法。

    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2015年的一个新闻报道《江浙沪千名儿童尿检 近六成查出抗生素》: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针对江苏、浙江、上海1000多名8到11岁的在校儿童尿液进行检验,结果显示:近6成儿童检出尿液中含有抗生素。这1000个儿童中,至少有58%的儿童尿中检出一种抗生素,四分之一的儿童尿中检出2种以上抗生素,有的尿液样本中能检出6种抗生素。如果这类成分长期存在于体内,将对儿童的生长发育造成不良影响。这次监测还发现,金霉素、恩诺沙星、泰乐菌素等三种一般只限于畜禽使用的抗生素,在儿童体内均有检出。

    专家指出:“抗生素在人体内代谢速度快,大多数抗生素半衰期为数小时至十几小时,不会在人体内残留。”但是也有研究表明,中国儿童普遍暴露于多种抗生素的状态可能加重细菌耐药,从而威胁重要的临床治疗,也可能成为儿童生长发育与健康的潜在危害。

    这些抗生素是如何通过环境或食品进入人体的,需要做进一步的细致研究,这样才能采取措施减少来自环境食品中的抗生素暴露。化学物质又是如何干扰我们的身体?刚才柯丽菲分享的《寂静的春天》就详细叙述了工业化学物质如何改变生物系统(农药对人类环境的危害)。我分享的这本书的作者认为,《寂静的春天》是乳房自然史上的重要里程碑,这本书就是对《寂静的春天》出版的五十周年纪念。

    最后,跟大家分享我自己对“世界读书日”的百度相关资料进行整合后的简短历史。

    “世界读书日”全称“世界图书与版权日”。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全世界发出了“走向阅读社会”的号召,要求社会成员人人读书,让读书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1995年,国际出版商协会第二十五届全球大会召开,提出设立“世界读书日”的创意设想,并由西班牙政府将方案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后来,俄罗斯认为,“世界图书日”还应当增加版权的概念。同年11月1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每年4月23日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其主旨宣言为:“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带来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因为这一天既是英国著名作家莎士比亚(1564年4月23日—1616年4月23日)出生和去世的纪念日,也是西班牙著名作家塞万提斯(1547年9月29日—1616年4月23日)的辞世纪念日。所以这一天成为全球性版权日看起来也确实“名正言顺”。

    读书是对知识的吸收形式,版权是对知识内容上的保护和尊重,两者不可剥离,我们更不能将“版权日”忽略和抛弃。之所以在此跟大家共享,也是对前段时间我们一位同事的遭遇有感而发。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享受读书乐趣的同时,也保护好自己的版权。

    我的书籍分享推荐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8年04月23日)


分享到: